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热点

外卖小哥成11家公司老板 要求注销还被反要2000多元

  得知自己是武汉11家公司的监事,29岁的杜军懵了。当他为此事奔波数月后,发现仍是一团迷雾,不知如何是好。

  

20191238917506428.jpg


  乡下母亲瘫痪在床,低保因此被取消。一家五口人,就他一人上班,他每天打两份工,生活仍没有保障。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份信息莫名被盗用后,带来如此大的麻烦。

  杜军觉得自己背了好大一口黑锅。

  儿子名下有公司 瘫母低保被取消

  杜军是黄陂区木兰乡静山村人。53岁的母亲先后中风三次,第三次瘫痪在床至今已有两年,生活无法自理。

  父亲为照顾母亲,在乡下也做不了什么事。妻子要带3岁的女儿,一家五口人全靠杜军一个人支撑。他现在打两份工,上午在汉口水塔街华中社区食堂做事,下午又去送外卖,一个月辛辛苦苦下来,可以挣到5000元左右。

  母亲需要软化血管,每年要住三次院,花费一两万元。以前母亲吃低保,每月有300多元,医药费可报销80%,为杜军减轻了很大压力

  去年9月,木兰乡民政办的工作人员说,他名下有多家公司,母亲的低保因此被取消。三四个月过去了,不仅低保停发,医药费也只能报销50%了。为此,他曾去过派出所、工商所、江岸区政务大厅等多个部门,问题仍难以解决,于是求助楚天都市报《帮到底》栏目。

  记者联系并协调 有公司答应注销

  此前,杜军联系过这11家公司,发现8家联系不上,其余3家,一家不理睬,说有事直接去找工商;一家反要2000多元钱才帮办;只有一家表示歉意,称是代办公司搞的,承诺这几天就去办变更。

  昨日,记者尝试一一联系这11家公司,发现有2家已注销,6家联系不上。

  武汉鸿信运达物流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段先生对记者称,他只是在网上请人代办证照花了2000多元,并没找杜索要2000多元,“我也是受害者,被网上代办公司忽悠了,杜先生应该找泄露冒用他信息的代办公司”。

  “是你们冒用杜先生的身份,你被骗了可以去找代办公司,这是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记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后段先生表示,他的网上公司没有实际经营地址和门面,还经常接骚扰电话,年后去注销。

  武汉华恩汇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张先生告诉记者,他是让朋友代办的挂靠,这两天尽快解决。昨日下午,武汉龙杰特服饰有限公司回复杜军,这两天去办理变更手续。

  工商表示难约束 律师建议告公司

  这11家公司,基本是2015年、2016年登记,注册地址分布武汉三镇。

  昨日下午,记者陪同杜军来到市民之家咨询处理此事,负责工商登记的窗口负责人表示,需要找相关区里的登记机关立案调查处理。

  该负责人解释,前几年只需要身份证复印件就可以登记法人、股东和监事等,工商只负责形式审查,现在逐步要求网上实名登记。

  11家公司中,有5家在江岸区登记,杜军又来到江岸区政务服务中心。区行政审批局有关负责人回复,杜先生登记的只是监事,不是法人代表或股东,即使反映属实,工商也无权敦促公司前来解决问题。

  湖北天进律师事务所朱律师表示,这么多公司盗用杜的身份信息,他可搜集资料后向公安、工商部门报案,调查清楚涉事公司是否刑事诈骗。若属民事侵权,也可直接起诉涉事公司要求停止侵权并赔偿相关损失

  黄陂区木兰乡民政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10月接举报对杜军母亲的低保资格重新审查时,发现杜军名下有多家公司,直系亲属开公司,家人不能吃低保,因此申报程序网上通不过。杜军若确实是被冒名,可找工商部门解决此事,处理完后可再重新为母亲申请低保。

  目前,杜军也准备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合法权益。

  (来源:楚天都市报)

  【延伸阅读】

  深圳男子身份被盗背负3000万巨债 两年后仍无法洗脱罪名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中国之声曾报道了深圳市民刘汉廷因为老家广东惠来县靖海边防派出所制作了一张和他的身份证同名同号、照片相貌不同的身份证,导致刘汉廷本人的身份被冒用,莫名背上了千万元的债务。

  


  李嘉 制图

  报道播出后,公安部高度重视,并对制作违规身份证的公安机关点名批评。随后,靖海边防派出所向刘汉廷道歉,并为他聘请律师,对他因欠债而成为被告的案子申请再审。

  然而,时隔两年,事情并未迎来实质性转机。至今,刘汉廷仍在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上。他唯一的诉求——不再背着莫名的官司,身份信息可以正常使用,看似简单的心愿,为何至今还没有实现?

  天降三千万债务 牵出身份冒用乌龙

  广东惠来人刘汉廷20多年前来到深圳打工,随后结识了妻子并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原本平静的生活,在2012年起了波澜。他突然接到大量催款电话,可他根本没有欠这些债务。

  刘汉廷介绍:“2012年12月,当天深圳的民生银行打电话过来催款,说我欠款37万,一听我就蒙了,我说没办过业务啊,我就找他要证据,结果能说出我的身份证号、名字和地址,到了银行,业务员一看是我,就说不是这个人,相片不相符。”

  此后,刘汉廷发现,由于公安联网系统内的照片是冒用者的,报案后,深圳警方调查发现,冒用者叫刘沛威,是刘汉廷同乡,惠来县靖海边防派出所不但给刘沛威以刘汉廷的身份制作了身份证,还将联网信息上传,“抹掉”了真刘汉廷的身份。

  从2009年开始,刘沛威以刘汉廷的身份在深圳开了一家公司,买了房,还进行了大量民间借贷,又在深圳各大银行开办了高额信用卡进行套现,2012年底,刘沛威消失,留下真的刘汉廷来承受债务。原本做电工的刘汉廷,被催债人追到装修施工现场,他仅有的存款被银行冻结,曾经,他身上背着几十件借债纠纷案。刘汉廷说,“深圳这边的银行几乎都有(负债),都向我上门催款,还有民间借贷的社会人员,我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我反复和他们说,到法院起诉我。身上涉案金额有3000多万,几乎各个区的法院都有。”

  案件再审之路只剩“最后一关”,仍无法坐飞机高铁

  2016年,中国之声播出相关报道后,刘汉廷的遭遇引起公安部重视,随后,靖海边防派出所向刘汉廷道歉,并找到一位律师,帮刘汉廷申请再审这些借贷纠纷案件,帮他恢复身份。

  两年过去了,因为有警方的证明,刘汉廷和律师成功申请多起案件再审,并获得胜诉,尚未宣判的,法院也同意中止原审执行。这样,一起一起地,将他的债务免除,同时失信人执行名单上,刘汉廷的名字也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一件。

  剩下的这一件,可是难倒了刘汉庭和他的律师。这起案件让刘汉廷始终无法摆脱老赖的名声,依旧不能买车、不能注册公司,更是与高铁、飞机无缘。

  深圳中院:“身份”问题并非不予执行的条件

  今年7月30日,在当年的一起刘沛威冒用刘汉廷身份而引起的仲裁案再审申请中,刘汉廷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败诉。

  这起仲裁案件说来并不复杂。当年的犯罪嫌疑人刘沛威用刘汉廷身份诈骗原告后,给刘沛威做担保的担保公司向原告执行了400多万赔偿款。即便原告在法庭上确认,此刘汉廷并非当年向他们借款的人,但深圳市中院在判决书中认定,刘汉廷的身份问题,并非不予执行的条件。刘汉廷介绍:“仲裁案这里,它就是认定是两个人是同身份证号码,同姓名,对方的律师他是持这种观点。我们向法院申请的是不予执行,法官在最后都没有采纳。我就不知道法院的根据是什么?我们提交的都是同一份材料,同时都是同一类型的材料,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刘汉廷不明白,自己仅在深圳市中院的案件就有四五起,除了申请再审后胜诉,就是中止执行的,为什么会卡在这起仲裁案上?记者也多次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采访要求,截至发稿,尚未得到任何回应

  代理律师:正联络警方尝试刑事立案,摆脱“老赖”身份

  刘汉廷的代理律师,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苏玉宏律师告诉记者,由于仲裁案并非法院审理,而是当年由法院强制执行,目前也过了申诉期,所以被驳回了。目前他们打算向广东省省高院申请再审。苏玉宏说:“我们从去年接受委托之后,就他的所有在法院他名下的那些案子就进入到了再审程序。然后就在上个星期,已经有六七个案子出了结果了,全部都是法院支持了。另外一个是个比较特殊的案子,那个不是法院审理的案子。根据我国现行的法律仲裁是一级终裁,也就是说它就一直就生效的。申请这个执行中止,然后让他免于这个案件的民事责任的执行。但是结果出来之后,法院就认为这个不是终止法定执行的理由,所以驳回了这个要求。”

  苏玉宏律师说,为了让刘汉廷彻底摆脱原本不属于他的惩罚,他也在积极联络警方,尝试重新立案,从而终止仲裁执行,将刘汉廷从黑名单上撤下来。苏玉宏介绍:“然后我们现在正在向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做这个工作,我们也跟揭阳市边防机关都反馈了这个问题,他们那边都很重视,然后也在帮我们通过公安那边去看看能不能刑事立案,如果这个案子能够移送回公安去处理的话,执行也是会终止,所以现在路径还没有完全做完。”

  刘汉廷:犯罪嫌疑人一直逍遥法外,我是受害者

  此外,刘汉廷已经胜诉的案子,有的原告并不认可,还要申请再审。因为刘沛威依旧在潜逃没有归案,有的原告依旧继续和他纠缠,这也让他非常无奈。在他看来,有了警方的证明,很多原告当年和刘沛威都见过面,应该去找真正的债务人,可他还是不得不应对如今的局面。刘汉廷认为:“犯罪嫌疑人这么多年一直逍遥法外,我是受害者。但是法院将我所锁定在失信人的名单上面,所以这些我不能理解。”

  几年来,刘汉廷的工作丢了,家庭收入全靠妻子做小生意支撑,双胞胎女儿读完初中后,也没有继续上学。刘汉廷说,这几年对他全家而言,就像一场噩梦,他打算继续向广东省高院申请再审自己的案子。他说,当自己从失信人名单上撤下来时,可以再次开始生活,先打工挣钱,重新送女儿去读书。

  刘汉廷表示:“我恢复正常的生活了,我就该出工作了,我已经在这里耗费了我人生最黄金的十年时间了,我再也耗不起了,但是我又不知道他们要纠缠到什么时候。因为虽然法院现在判我胜诉,但是他们说是没有得到他们满意的结果,他们就不肯罢休的。我就想尽快结束这个噩梦,恢复正常的生活,就希望能尽快将我从黑名单上撤下来,恢复我正常的生活。”

  来源:综合人民日报

大家觉得怎么样?欢迎在下方留言,一起讨论吧!

据说留言评论点赞的人会有好运哦!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
电话:010-88888888
手机:1399999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