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热点

任泽平:中国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任泽平 甘源 石玲玲

  要客观看待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所取得的成就和不足。中国在人均GDP、科技、教育文化、基础设施、社会福利等各方面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我国地区发展差异较大,虽然京沪津苏浙闵粤七省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但绝大部分省份依然处于中低收入国家水平。

  


  2001年,中国以发展中国家身份加入世贸组织(WTO),享受世贸组织对发展中国家的特别待遇。2001年中国人均GDP不足1000美元,理所当然以发展中国家身份加入WTO,享受发展中国家的特别待遇:1)进口关税平均税率14%,而发达国家仅4%;2)继续享受未加入世贸组织前发达国家给予发展中国家的单方面关税优惠;3)过渡期4-8年,长于发达国家的2年;4)允许在世贸组织中享受例外原则,如判定倾销的标准较发达国家低。那么,目前中国究竟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是否需要承担发达国家的国际责任?

  1 关于中国是否仍属于发展中国家的争议

  1.1 质疑者:中国已成为发达国家

  1)证据一:中国按照PPP计算的GNI总值世界第一

  购买力平价(PPP)是根据各国价格水平计算出来的货币等值系数,用于对各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进行横向比较。PPP的假设前提是同价原则,即各国同类产品的价格相同,例如,中国的GDP为5万亿美元,在中国购买一个汉堡需要1美元,而在则美国需要3美元,则中国按照PPP计算的GDP总值就应该是15万亿美元。

  2015年中国按照PPP计算的GNI总值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国际上部分国家认为中国已经成为发达国家。按照PPP计算的GNI总值,2015年中国GNI总值19.74万亿美元,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因此,国际上部分国家认为,中国已经成为发达国家,理应承担发达国家在国际上的责任,不应当继续享受世贸组织给予发展中国家的特别待遇。

  

  但是,按照PPP计算的GNI和GDP明显超过发展中国家的真实收入,因此有失偏颇。购买力平价的假设前提是各个国家的同类产品价格相同,但实际上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商品和服务的成本、质量、种类和稀缺程度差别较大,自然价格也就相差甚大,同一件商品在各国的价格千差万别。此外,购买力平价的前提是收入因素,西方国家的GDP作为产出概念,与收入是相等的,但在中国产出和收入之间存在较大的缺口,中国的GDP并不等于居民收入。经济学家霍明曾计算,中国的产出和收入之间的缺口大概是25%-30%。因此,直接用PPP进行换算,则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总量就会被过度修高,超过真实的收入水平。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


  2)证据二:按照PPP计算的人均GDP达到高收入国家水平

  中国按照PPP计算的人均GDP达到高收入国家水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参考购买力平价(PPP)计算的人均GDP将国家分为先进经济体(Advanced Economies)、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Emerging and Developing Economies),目前中国属于新兴经济体国家。2017年,中国按照PPP计算的中国人均GDP达到16806.7国际元,达到高收入国家水平。

  

  但是,按照PPP计算的人均GDP畸高,且我国人均GDP水平依然低于世界平均。2017年我国按照PPP计算的人均GDP仍然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与发展中国家齐平,遑论赶超美德日英法等发达国家。此外,从国际视角来看,虽然卡塔尔、科威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按照PPP计算的人均GDP超过美国、德国等国家,但由于石油国家工业结构单一,依靠自然资源获得了较高的人均GDP,国际油价波动或军事活动等会对该类国家产生灾难性的影响,因此国际上很少有将卡塔尔、科威特、阿拉伯等划分为发达国家的。由此可见,人均GDP并不能作为划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国家的唯一标准,而更应该参考综合国力。


  1.2 支持者: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

  1)证据一:中国人均GNI、GDP仅为美国15%

  按照世界银行标准,中国人均GNI低于世界平均值,属于中高收入发展国家。世界银行按照人均国民收入(GNI)将国家分4类,包括低收入国家、中低收入国家、中高收入国家和高收入国家,高收入国家GNI的下限是根据每年全球价格水平进行调整,而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国家可以享受国际复兴开发银行提供的优惠贷款支持。2017年中国人均GNI为7310.28美元,仅为美国的15%,与高收入国家还有较大的差距,甚至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10387.07美元。

  

  按照人均GDP计算,我国人均GDP低于世界平均值,距离高收入国家还有较大距离。GNI与GDP大体接近,差额为来自境外的要素收入净额。按照世界银行统计,2013-2017年中国的人均GNI为人均GDP的98.5%,因此按照人均GDP划分,高收入国家的GDP标准约为13000美元。2018年我国人均GDP约9700美元,距离高收入国家13000美元的下限仍有较大距离,且根据2017年数据,我国人均GDP依然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2)证据二:中国人类发展指数(HDI)仅世界中游


  2)证据二:中国人类发展指数(HDI)仅世界中游

  按照人类发展指数衡量,目前中国处于世界中游。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每年发布人类发展报告,计算和发布人类发展指数(HDI)指标,对一个国家按照PPP计算的人均GNI、人均受教育年限和人均预期寿命进行综合处理得出结论,指标从0-1不等,指标超过0.8即定义为发达国家。1990-2017年,中国人类发展指数快速提高,但是2017年中国HDI指数也仅达到0.752,世界排名86位,处于全球中游,与德国(0.936)、美国(0.934)、英国(0.922)、日本(0.909)和韩国(0.901)等发达国家比起来相差甚远。可见,在综合水平HDI衡量下,中国目前仍是发展中国家。

  

2      多元评判标准及中国地位


  2 多元评判标准及中国地位

  我们可喜地看到,中国在高铁、互联网、科技等领域取得了重大的进步和发展。但是,我们也应该清醒的认识到,在基础设施、医疗卫生、科学教育、社会福利等方面,我们距离发达国家依然有较远的距离。

  2.1 科学教育

  2.1.1 科技领域成果显著:发展迅猛,世界领先

  中国在高科技领域快速发展,独角兽数量仅次于美国,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成绩。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是国家实力的关键,而独角兽企业的诞生是科技领域成绩的重要证明。从全球视角来看,美国和中国占据超七成以上的企业,根据CB Insight数据统计显示,从2011年至2018年,全球共有292家独角兽企业。其中来自美国的共140家,占47.9%;中国共84家紧随其后,占28.8%;其他国家合计占比23.3%。

  

  中国在专利申请数量、科技期刊文章数量等领域发展迅猛,迅速超越美国。2000年以来,中国专利申请数量、科技期刊文章数量迅猛发展,2010年超过美国和日本,成为全球专利申请数量第一的国家,2016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科技期刊文章发表数量第一的国家。中国在改革开放近40年的发展中,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成绩。


  

2.1.2 科学研发人员密度:数量领先,密度不足


  2.1.2 科学研发人员密度:数量领先,密度不足

  我国科研人员密度低,距离科技强国仍有较大距离。科研人员密度是衡量科技发展潜力的重要指标,2016年我国每百万人中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员数量仅1205.7人,低于世界平均水平1473.2人,而最高的丹麦达到7514.7人,韩国和日本也分别达到7153.4人和7113.2人。富于创新精神的科研人员是经济体持续发展的重要推动力,而我国距离成为科技强国还有较大的距离。

  

2.1.3  高等教育入学比例:发展迅速,总量不足


  2.1.3 高等教育入学比例:发展迅速,总量不足

  我国高等教育入学比例51%,高于世界水平,但仍低于发达国家。高等教育院校入学比例占总人口的比重体现了一国高等教育的普及程度,2017年中国高等教育入学比例仅51%,包括本科和高职院校,而韩国的高等教育入学率高达93.8%,美国、德国、日本的高等教育入学率也分别达到88.8%、68.3%和63.6%。我国传统历来注重教育,高等教育普及率不断提高,但和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中国的应用软件、家电电子制造等领域竞争力强大,但芯片、发动机、基础材料等基础领域跟美国比处处是短板。


  2.2 社会福利

  2.2.1 平均劳动工作时间:勤勉有余,效率不足

  中国劳动者休息时间远低于欧洲和美洲国家,亦高于亚洲诸多国家。根据英国《卫报》公布的平均每年工作时间来看,整体呈现亚洲>美洲>欧洲,亚洲传统较为勤勉,而中国平均劳动时间在亚洲国家中又排名靠前,平均每年工作约2200小时,劳动者休息时间远低于欧洲国家和美洲国家。再根据瑞银集团的调查数据,平均每周工作时间最长的前五大城市分别为香港、孟买、墨西哥城、新德里和曼谷,都属于发展中国家的城市,而平均每周工作时长最短的巴黎、里昂、莫斯科、赫尔辛基都属于发达国家城市,工作时长排名倒数第17的伦敦每周工作时间也仅仅33小时,劳动者休息时间远高于中国。

  

2.2.2  社会福利支出占比:相对落后,有待加强


  2.2.2 社会福利支出占比:相对落后,有待加强

  我国社会保障支出占GDP比重仅11.5%,不及欧洲占比最低的拉脱维亚(14.5%)。根据国家统计局科学研究院的数据,2008-2015年我国人均社会保障支出由1428.5元提高至5742元,社会保障总支出占GDP的比重由5.9%上升至11.5%。但是,和欧洲国家相比,仍然相去甚远。2014年,欧盟社会保障支出占GDP的比重高达28.7%,人均社会保障支出7903.4欧元,按当年汇率,约为我国的13倍,即使是占比最低的拉脱维亚,人均社会保障支出也达到1096.5欧元,社会保障总支出占GDP的比重达到14.5%,远高于我国。

  

2.3   医疗卫生


  2.3 医疗卫生

  2.3.1 医疗服务覆盖水平:整体落后,逐步改善

  每千人内科医生数量远低于发达国家,甚至低于部分发展中国家。每千人人口的医生数是衡量人类发展状况和各国人权状况的重要指标,以内科为例,包括全科和专科医疗内科从业人员,2016年中国每千人内科医生数为1.81人,而最高的奥地利则达到5.23人,德国、法国、美国分别为4.19人、3.24人和2.57人,亚洲的日本、韩国也达到2.37人和2.33人,同样作为发展中国家,南非每千人拥有的内科医生数1.9也高于中国。可见,我国的医疗条件和发展状况依然远落后于发达国家,且仅略高于世界平均水平(1.49人)。

  

  每千人医院床位数远低于发达国家,医疗资源仍然匮乏。床位是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核心资源要素,是国际上衡量国家间卫生资源和服务能力的重要指标,每千人拥有的床位数是主要的通用指标。2016年我国每千人拥有的床位数为1.8张,而德国、俄罗斯、美国、日本和韩国的每千人床位数分别为4.2、4.0、2.6、2.4和2.3,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提出到2020年,我国每千人口床位数达到6张的发展目标,但目前看来仍有较远的距离。


  

2.3.2 卫生环境发展水平:相对较差,有待改善


  2.3.2 卫生环境发展水平:相对较差,有待改善

  清洁的饮用水和安全的卫生设施是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人类基本人权,是衡量一个国家卫生水平和基础设施的重要依据。

  中国农户水冲式卫生马桶使用率仅36.2%,卫生设施建设水平仍然较低。根据国家统计局2016年末的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数据公报(第四号),全国使用水冲式卫生厕所的家庭仅8339万户,占比36.2%;使用水冲式非卫生厕所的721万户,占3.1%;使用卫生旱厕的2859万户,占12.4%;使用普通旱厕的10639万户,占46.2%;无厕所的469万户,占2.0%,截至2016年,我国仍有大量居民未使用卫生马桶,基本的卫生条件尚未得到保障,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依然较为欠缺。

  

  净化自来水覆盖农户仅47.7%,仍有超过10%的农户无法获得清洁饮用水。2016年我国家庭中10995万户的饮用水为经过净化处理的自来水,占总人口的47.7%;9572万户的饮用水为受保护的井水和泉水,占41.6%;而仍有10.7%的住户无法获得安全保证的饮用水,基本的清洁用水权益尚未得到保障。


  

  城镇存量住房卫生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根据2015年的小普查数据,城镇住宅中仍有25.8%的家庭没有独立的抽水/水冲厕所,8.6%的家庭没有独立厨房,即使在城镇,我国的住房基础设施建设依然不够完善。


  

  环境污染暴露人群(PM2.5)占比高达56.33%,生活环境较为恶劣。良好的环境也是衡量一个国家发展程度的重要依据,2016年中国暴露在PM2.5超标环境下的人群高达56.33%,仅低于印度的75.8%,排名倒数第二,而加拿大、美国、德国的环境污染暴露人群仅7.53%、9.2%和13.46%,亚洲的日本和韩国也仅13.16%和15.5%,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居民的生活环境依然较为恶劣。


  

2.4   基础设施


  2.4 基础设施

  2.4.1 基础设施建设水平:部分领先,整体不足

  铁路基础设施建设高速发展,出行价格低,仍是中国人出行的首选交通方式。2008-2017年中国铁路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高铁基础设施实现了高速发展,高铁客运量占比由不足1%大幅提高至56.8%,速度快、价格适中的高铁迅速成为中国人出行的重要选择;此外,2017年中国铁路客运量超过30.84亿次,按照每人年均4次乘坐铁路,则2017年超过7亿人选择铁路出行,可见,价格更优惠的铁路依然是中国人出行的首选交通方式。

  

  中国公路里程密度低,与部分发展中国家相比仍有较大距离。2017年,中国公路里程密度0.51公里/平方公里,而日本则高达3.5公里/平方公里,同样作为发展中国家,印度公路里程密度高达1.8公里/平方公里,可见,虽然铁路基础设施建设高速发展外,我国的其他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依然不足,不仅较发达国家有较大差距,与部分发展中国家相比也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港口基础设施质量欠佳,甚至落后于部分发展中国家水平。世界银行对各国高管进行调查,用港口质量进行划分,衡量各国企业高管对本国港口设施的感受,1分表示十分欠发达国家,7分为十分发达高效。按照世界银行的调查数据,2017年中国的港口质量仅4.6分,而美国、德国、英国、日本的港口质量指数分别为5.8、5.5、5.5和5.3,可见我国港口基础设施建设水平还较低,落后于南非(4.8),与印度(4.6)的港口基础设施建设质量水平齐平。


  

  中国航空客运量远落后于铁路客运量,搭乘过飞机的人口占比远低于美国。根据中国民航局统计,2017年中国航空客运量5.52亿人次,考虑到坐飞机往返至少2次,且存在大量长期出差的乘客外国乘客,因此2017年中国搭乘过飞机的人次应该不超过2亿,相比于铁路,飞机出行票价更高,尚未成为中国人的出行首选。反观美国,2017年末美国总人口不超过3.3亿,但航空客运量达到9.4亿次,即使排除国外乘客,2017年美国至少有3亿人次搭乘过飞机,可见飞机是美国人出行的最重要的方式之一。


  

2.4.2  通信基础设施建设:高速发展,总量落后


  2.4.2 通信基础设施建设:高速发展,总量落后

  中国互联网渗透率高速发展,但依然远落后于发达国家。2000-2017年来中国互联网发展迅猛,渗透率由不足1%迅速提高至54.3%,但是和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互联网渗透率仍然较低,2017年韩国互联网渗透率最高,达到95.1%,日本、德国、法国的互联网渗透率也都超过80%,而中国的互联网渗透率仅与南非(54%)相当,且仅略高于世界平均水平(45.8%)。

  

  中国安全互联网密度低、增速快,欧美是中国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安全互联网服务器是指互联网交易过程中使用加密技术的服务器,是一个国家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的衡量指标。从增速看,2011-2018年中国安全互联网服务器密度同比增速远超世界各国,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高速发展。但是。2018年中国每百万人拥有的安全互联网服务器仅447.2个,世界平均水平已经达到6184.3个,和发达国家相比更是远远不足。2018年,美国、德国、日本每百万人拥有的安全互联网服务器分别为6.5万、5.7万和1.2万,为我国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3      部分省份媲美发达国家


  3 部分省份媲美发达国家

  从2017年各省人均GDP角度来看,地区差异较大,京沪津苏浙闵粤七省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但绝大部分省份仍然处于中低收入国家水平。按照2018年人均GDP衡量,北京上海天津、江苏、浙江、福建和广东7个省市的人均GDP超过13000美元,达到高收入国家水平的下限,但与美国(5.95万美元)、德国(4.45万美元)、日本(3.84万美元)等国相比依然相差甚远。除此之外,剩下的24个省份的人均GDP仍然处于发展中国家水平。

  

  从各省2017年HDI角度衡量,北京、上海、天津、香港、澳门、台湾的HDI超过0.8,江苏、广东和浙江已接近0.8的水平,即将比肩发达国家水平,但与德国(0.936)、美国(0.924)、日本(0.909)等国家相比依然差距很大;此外,西藏、云南、贵州、甘肃等省份的HDI更是仅处于中低水平,西藏HDI指数(0.589)与赞比亚、约旦、阿富汗、海地等国水平接近。


  

4      距离发达国家还有多远


  4 距离发达国家还有多远

  我们需要清醒的认识到,中国目前仍然属于发展中国家,距离成为发达国家还有较远距离。从人均GDP角度考虑,按照目前6%的同比增速,随后每年的增速给予0.2%的递减,预计到2022年我国人均GDP水平将达到13000美元,刚刚达到高收入国家水平的下限,而2017年美德英法日等发达国家人均GDP均超已过30000美元;从HDI角度考虑,按照目前每年0.004的增加值,预计2030年我国HDI水平有望达到0.8的水平线,与发达国家比肩,但美英日韩法等发达国家2017年HDI水平已经超过0.9,我国与他们的差距依然很大;结合科教文卫等综合发展水平考虑,我国距离成为发达的现代化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5      启示及建议


  5 启示及建议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这得益于改革开放带来的充分竞争。在经济总量方面,中国与美国的差距逐渐收窄,在科技、互联网、基础设施等方面,部分领域成绩斐然。

  

  但是,我们需要清醒的认识到:其一,中国在人均GDP、科技、教育、文化、基础设施、社会福利等各方面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其二,我国地区发展差异较大,虽然京沪津苏浙闵粤七省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但绝大部分省份依然处于中低收入国家水平。


  要客观看待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所取得的成就和不足,清醒认知中美差距。我们建议:第一,更大力度的推动改革开放。建立更高水平的市场经济和开放体制,降低关税、放开投资限制、内部审查,在科技、能源、教育、卫生医疗、文化体育、金融等领域实现全面开放,充分竞争;第二,进一步补短板。虽然中国在部分领域成绩斐然,但基础技术和关键领域的科研实力依然不足,应该加强对薄弱领域的资金投入、人才培养和体制改善,进一步提高综合国力。

  (本文作者介绍: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曾担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室副主任、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分析师。)

  责任编辑:杨希


大家觉得怎么样?欢迎在下方留言,一起讨论吧!

据说留言评论点赞的人会有好运哦!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
电话:010-88888888
手机:13999999999
有什么想说的,就来投稿吧!登录注册×
»
会员登录
新用户注册
×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