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热点

90后小伙网贷1.2万元到可可西里捡垃圾,装满300只蛇皮袋

  自8月1日开始的40多天里

  武相宏在109国道可可西里段

  青海格尔木和唐古拉山镇之间

  折返了一次

  捡拾1吨多垃圾、8000多只塑料瓶

  这些垃圾装满了

  近300只容量60升左右的蛇皮袋

  

90后小伙网贷1.2万元到可可西里捡垃圾,装满300只蛇皮袋 网贷 可可西里 第1张


  90后河南小伙武相宏骑着三轮车,贷了1.2万元,带了一条狗,待在可可西里捡垃圾。9月24日,“90后网贷去可可西里捡垃圾”的话题蹿上微博热搜。当天晚上8时30分,武相宏已从高原下山到青海格尔木数日,完成兼职的他发现自己登上热搜后转发了报道他事迹的视频:“这是我,一个小人物还能上个热搜!”

  自8月1日开始的40多天里,武相宏在109国道可可西里段青海格尔木和唐古拉山镇之间折返了一次,捡拾1吨多垃圾、8000多只塑料瓶,这些垃圾装满了近300只容量60升左右的蛇皮袋。

  垃圾散落

  为109国道捡垃圾

  “我去西宁打工。”武相宏对家人撒了谎。

  7月2日,武相宏备齐物资,骑着三轮车自河南洛阳出发,到陕西商洛,翻越秦岭,途经陕西西安、甘肃天水、兰州、西宁等地,直奔109国道,由此向可可西里方向进发。

  武相宏熟悉这条路线。2018年时,他骑行西藏走的就是这个路线。它是热门旅游路线,骑行和徒步的旅人来往,载着游客的车和货车在109国道可可西里段上疾驰,放眼望去通透的蓝天点缀着层层叠叠的白云,高原风光壮丽辽阔,皑皑雪峰在天边耸立,沿途有不冻泉、昆仑山脉等知名景点,向西的终点是西藏拉萨。可把目光收回近处,却看见脚下散落着垃圾,一些垃圾聚集处散着异味。武相宏在那时就萌生了为这条国道捡垃圾的念头。

  

90后小伙网贷1.2万元到可可西里捡垃圾,装满300只蛇皮袋 网贷 可可西里 第2张


  

90后小伙网贷1.2万元到可可西里捡垃圾,装满300只蛇皮袋 网贷 可可西里 第3张


  109国道可可西里段的路边,有不少像这样的“垃圾场”。受访者提供

  疫情影响势弱,气候条件允许,武相宏重走路线就为了实现在109国道上捡垃圾。

  7月底,他到达青海格尔木,沿109国道向高原进发,行车2日就达到昆仑山脉,海拔直升到4600米。即使之前在高原上有骑行经历,这一次,他仍旧没挡住猛烈的高原反应。

  武相宏所在地方是可可西里,也是三江源,位于青海省南部,该区域是长江、黄河、澜沧江三大河流的发源地,被誉为“中华水塔”。“一是看着扎眼;二是这里是水源地,要是被污染,下游喝水的人也会受到影响。”他说。而令他更担忧的是,这里有些死亡的高原牛羊被剖开肚子,里面竟是无法降解的塑料袋;高原风大,质地轻盈的垃圾再被刮进无人区深处,那就更不可能有人去捡拾,而那里也是藏羚羊等珍稀保护动物的家。

  高原缺氧下

  0.75倍速捡1吨垃圾

  109国道可可西里段每隔4到5千米,就有一个绿色大垃圾桶躺在路边。武相宏会用夹子把塑料袋、烟头、瓶子等放进蛇皮袋,再将装满的蛇皮袋归置在大垃圾桶旁,再随后通知相关部门,由他们下次巡逻时带走。

  捡拾垃圾当然不是难事,可是在高原上长时间作业,就是件难事了。因高原缺氧,武相宏的动作不利索,只能以“0.75倍速”来捡拾垃圾,每捡一小时,就不得不停下来缓上半个小时。即使这样,他一天捡拾的垃圾能装满十几个蛇皮袋。武相宏估算了一下,这次已经捡拾了1吨多的垃圾。

  8月3日,武相宏听了骑友的建议,来到可可西里景区的一处路边观景台。不少游客随手将垃圾遗弃在路边,积少成多之后,观景台周围俨然一个垃圾堆放场。他在这里前后捡拾了3天,总算观感上好了很多。武相宏发了一条朋友圈,这是庆祝,也是一次在朋友圈里的环保宣传。

  

90后小伙网贷1.2万元到可可西里捡垃圾,装满300只蛇皮袋 网贷 可可西里 第4张


  

90后小伙网贷1.2万元到可可西里捡垃圾,装满300只蛇皮袋 网贷 可可西里 第5张


  

90后小伙网贷1.2万元到可可西里捡垃圾,装满300只蛇皮袋 网贷 可可西里 第6张


  

90后小伙网贷1.2万元到可可西里捡垃圾,装满300只蛇皮袋 网贷 可可西里 第7张


  捡拾前后对比。受访者提供

  不过,一味地捡垃圾治标不治本。

  观景台有一处游客们必打卡拍照的石碑。武相宏使了个“坏”,找来一个扩音喇叭,就挂在石碑边,还把一些装满垃圾的蛇皮袋放在周围,喇叭循环播放的内容是让游客能把自己产生的垃圾带下高原;如有余力,自驾游的旅客可把这装满垃圾的蛇皮袋一同捎下高原。他觉得只要来这儿打卡,就一定会听到自己的倡议。他发现,就在他附近捡拾垃圾的一会儿,有旅客就顺走了几袋垃圾。虽然这样的宣传方式存在争议,但效果是明显且正向的。

  武相宏觉得,这里垃圾多,可能是游客习惯了城里几步就有垃圾桶的生活方式,在这里有些不习惯。只要稍加引导,高素质游客远比乱扔垃圾的人多。

  一路陪伴着的宠物狗毛毛走了

  骑上高原的三轮车不仅是武相宏的代步工具,也是储物间和卧室。今年6月,他辞去工作,贷款了1.2万元。他在二手市场内,以3500元的价格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可在秦岭爬坡时,这辆三轮车就“爆缸”了。这辆车的发动机不分高低档位,所以难以翻越秦岭,更不用提青藏高原。他只好再花上一笔钱维修,贷款旋即用去了近一半。

  武相宏的三轮车后厢长度约2米,宽和高约1米,除了堆放着他的物资,还架设了一张简易的床。武相宏自己带了液化气罐,饿了就地煮食面和蔬菜。三轮车没电了,就用烧汽油的发电机来充电。“洗澡是不用想了。没这个条件。”他说。

  高原上会遇到凶猛的野生动物。武相宏不怕遇到狼,因为他发现狼其实也会害怕人,但要是遇到熊可真没辙了。在一次捡垃圾时,不远处的铁轨桥洞下,有只深褐色的熊。武相宏把手机相机的焦距拉到最大拍下来这一幕,分析这只熊身高虽然只有1.5米左右,但是足有100多千克,几个成年人都不是它的对手。熊出没的地方,并不是休息的好地方,武相宏赶紧离开。

  晚上,武相宏睡床上,宠物狗毛毛睡在床边,一人一狗为伴。之前的骑行经历,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旅程,只是在出发前在市场上遇到了乖巧的毛毛,便买下了它。多了毛毛陪伴,也给武相宏单调枯燥的“拾荒”生活带来些许不同。然而9月7日,毛毛因车祸离世。武相宏帮他立了个墓碑“毛毛之暮”。也不知是悲伤还是怎的,他写了个错别字,等他反应过来,他觉得这个“暮”字也算别有深意。

  可是,这趟旅途又变成武相宏孤军奋战。

  理解就理解,不理解就慢慢理解

  事实上,这条国道上,有定期巡逻的队伍清理垃圾桶附近的垃圾。但由于人员配置等原因,很难顾及到更广的区域。另有公益组织每年都组织清理活动,以格尔木到拉萨的青藏公路沿线建立的18个驿站为中心捡拾垃圾,并向驿站周围的游客宣传环保知识。

  武相宏以及其他组织的力量,跟来这条路上游客和货车数量相比,只是杯水车薪。武相宏坚持,自己身体力行作出榜样或能触动更多的人。这次,武相宏火了。心里美滋滋的。“要说没私心,那是不可能的。但我也真心希望,能有更多人了解这个事情,也借这个机会向更多人宣传环保,保护好水源地。”

  包括自己的父母在内,很多人都不理解武相宏的选择。路上,武相宏遇到一个来旅游的河南老乡,一番寒暄之后分别。可武相宏没想到这位老乡拍下了他的视频,还起了一个“在可可西里捡垃圾,是为了挣钱还是有其他目的?”意义模棱两可的标题。

  为什么要做这件不会带来收入的事情?为什么还要贷款来做这事?对此,武相宏也不想回应,只是认为自己在做一件对的且有意义的事情。“理解就理解,不理解就慢慢理解吧。”他说。

  9月15日前后,可可西里的白天气温只有10℃左右,夜晚在0℃左右,很冷,再加上武相宏用贷款购买的物资也用得七七八八,他只能下高原。近日,他在格尔木找了份兼职。按照他的计划,用个大半年时间就能还清贷款。明年这时候,他会考出驾照,然后驾车重上高原,以升级过的工作效率再次“拾荒”。

  “只需踏实做,会做成的,不需要大声呐喊!”他说。

  (来源:上观新闻)


大家觉得怎么样?欢迎在下方留言,一起讨论吧!

据说留言评论点赞的人会有好运哦!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