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趣事

男子花50万造赝品,排出2.2亿高价,专家:亏了,不少于10亿

  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可有的时候,看热闹的可能是真的在看热闹,而那些自诩看门道的内行人可能是在为外行人制造热闹,而自己却浑然不知。还在沾沾自喜自己的成就,甚至将一场热闹上升为了一种学识和技术的争论。

  

男子花50万造赝品,排出2.2亿高价,专家:亏了,不少于10亿 赝品 第1张

  2011年,在北京中嘉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举办的“2011年古代玉器专场拍卖会”上,人头攒动,不少商业大亨或者富豪频频举起手中的号码牌,为自己看上的古董报价,而到了拍卖会的最后,气氛也达到了最高潮,今晚最后出场的“汉代青黄玉龙凤纹化妆台(含坐凳)”成为了拍卖会的镇场之宝,根据介绍,这一套汉代青黄玉龙凤纹化妆台(含坐凳)来自于西汉年间的大户人家,整套由玉石打造,做工精美,保留完整,实在是稀世珍宝。

  最终经过激烈的竞争,这一套化妆台最终以2.2亿元成交。而它也成为了2011年所出售价格最贵的文物,这也让人感到好奇,如此多人的竞争,说明大伙对它的价值表示认可,这套桌椅真就值得上如此多的价钱吗?

  

男子花50万造赝品,排出2.2亿高价,专家:亏了,不少于10亿 赝品 第2张

  根据一些竞拍者的采访表示,“周老师下过结论,这是汉代的”,因此他们深信不疑,而人们口中的周老师并非别人,正是有着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中央电视台《艺术品投资》栏目玉器类首席专家,中国收藏家协会鉴定委员会常委等多个著名头衔的周南泉先生。正因为有了专家的肯定,这一套化妆台的含金量也就更高了。

  周南泉可是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国内最有声名的玉器鉴师之一。无论是对于普通人还是专家来讲,他的话都是有权威性的,因此谁还有勇气质疑这件文物的真假。然而,没过多久同为玉器鉴定专家的邵晓峰跑出来说。玉凳是真个的但他的年代不是汉代而是宋代以后。他甚至还说,这件文物的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了10个亿左右。一时之间可把文物购买者高兴坏了。

  

男子花50万造赝品,排出2.2亿高价,专家:亏了,不少于10亿 赝品 第3张

  但此时作为同行的教授邵晓峰、中国文物学会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会长张宁等人却站了出来,表示对这件玉器汉代之定论持有明确的反对态度,除了罗列史料记载的汉代的日常起居生活之外,他们还指出“凳子”这件物品乃是宋代以后才出现的物什。

  面对质疑,周南泉也并非没有支持者,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委员会主任姚政便是一个。他甚至还公开发文称:"周老没有走眼",汉代玉凳就是一件是"撼世国宝",2.2亿便宜了,10个亿都不止。

  

男子花50万造赝品,排出2.2亿高价,专家:亏了,不少于10亿 赝品 第4张

  在各方的唇枪舌战之中,正像《少年包青天》里包拯的台词那般“真相永远只有一个”。2012年2月23日,邳州宝玉石行业协会会长汪如棉的言论,为这场“闹剧”划上了句号。他告诉记者,这件“汉代玉凳”只不过是邳州本地的一家玉器作坊老板赵先生在2010年时生产的一件“赝品”。

  赵先生在花费了50万元左右的价格购得了这方青黄玉之后,聘请了22位玉石工匠在7个月时间里雕刻这方青黄玉,期间还多次请汪如棉先生对他们的造型、纹饰、图案进行指导,终于雕琢出了这个以明代老件为参考物的“汉代玉凳”。

  

男子花50万造赝品,排出2.2亿高价,专家:亏了,不少于10亿 赝品 第5张

  笔者认为,之所以有人会买下这件所谓的汉代文物,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人傻钱多”。但这种说法的可信度很低,毕竟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去买这样一眼就能辨识得出是赝品的“文物”的。

  二,拍卖公司给出的“错误鉴定”。据说当时这家拍卖公司有四位所谓的“老专家”做顾问,其中就包括周南泉。因此在这样的鉴定下,可能真就有那么几个人相信这是件真品。

  三,要么是炒作,要么就是“洗钱”或骗贷。

大家觉得怎么样?欢迎在下方留言,一起讨论吧!

据说留言评论点赞的人会有好运哦!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